首页 >凉菜

华人孵化器Ufrate老总神似马云最多孵

2019-07-02 13:05:20 | 来源: 凉菜

华人孵化器Ufrate:老总神似马云 最多孵化25家

“我还是希望多扶持华人项目,华人的企业在硅谷很难做大,杨致远算做的最好的一批人了。华人要多出几个 billion dollar(十亿美元)的明星项目,才会真的提高在硅谷的地位”。—— Zion Shen,硅谷幼发拉底 Ufrate孵化器。

近12个月,各路中国资本涌入硅谷,风险投资基金、上市公司、资本大亨、甚至各地的政府和科技园,都想在这一波抢滩 Bay Area 的浪潮中占据一片有利地位。为什么中国孵化器会突然在硅谷四处开花?硅谷的华人孵化器怎样运作?和Y Combinator等孵化器有什么区别?我们走进硅谷中心 Sunnyvale 小镇,有幸约 Ufrate 这家有 6 年历史的华人孵化器的创始人沈博士。作为最早在硅谷做创业孵化的华人企业家,沈博士是怎样看硅谷的中国孵化器呢?

深度孵化 vs 组合游戏

沈博士中文名沈赐恩,英文名 Zion,出身于浙江慈溪的基督教家庭。我们第一次在他的办公室见面,这是一个类似仓库的大办公空间,和硅谷很多创新企业一样,低调但充满活力。Zion 正在指导新加入孵化器的一个斯坦福的影视明星社交渠道项目组建团队。年轻人神似马云,看的出他初创业的紧张和兴奋。大多时候,Zion 会挑选年轻的创业者,他们常常没有经验,Zion 和他的团队会深度的指导这些创业项目的每个方面,有时甚至出任这些初创公司的董事长参与公司业务。

“我们现在有 15 个孵化中的项目,2014 年最多会达到 25 个”,Zion 强调了“最多”这个词,“我们和 Y Combinator 不一样,我们不会一次孵化太多的项目,而是深度孵化少数高质量的项目,我们要求我们的项目至少可以活到 A 轮,这种模式在硅谷叫 Super Angel,不过即使在硅谷,这样的孵化器也很少”。

确实,对单个项目的风险投资成功率是很低的,硅谷的明星创业者们也只有不到 10% 的成功率。这种情况下,很多早期项目的投资人采取 Portfolio Game 的策略,即在看好的领域投资多家公司,全面下注,通过增加投资项目数量分散风险。这种模式下,一只基金即使多数投资失败,有一两个明星项目上市后带来的巨额回报也足以人投资经理和背后的 LP 们得到理想回报。红杉等硅谷老牌基金玩的就是这样的组合游戏。像 Y Combinator 这样的早期孵化器,一年近一千个项目,管理团队对每个项目的关注自然会少很多。

很难讲那种模式更优,但明显的是,付出和权益是成正比的,Y Combinator 一般只占孵化企业 6%的股份,其他孵化器一般也小于 10%,而 Ufrate 在他们的孵化企业中则占相当绅士的品格男女主角大反串合成照曝光网友太绝了大的股份,甚至在大多企业有董事长的席位。Zion 本人就是 6 家孵化企业的董事长,也积极帮助其他孵化企业找和创始团队互补且经验丰富的董事长。

华人孵化器的时机成熟了:从工程师、创业者到投资人的身份转换

Zion 小学时数学很好,四年级就参加初中组的华罗齐尔比赛中我自己决定全场领防对手罗庚数学竞赛,跳级上初中。初中以全校第一考入慈溪中学,1995 年又以浙江省慈溪市理科状元的省份进入清华大学电机系。Zion 本科毕业后来到美国,曾求学 Iowa State,转 Computer Science 专业并两年半完成硕士和博士学业。2003 年年底来硅谷在 Cadence Design System 做高级工程师。2007 年在拿到绿卡后开始创业,在 2008 年融到了 100 万美金的天使投资后创建 Ufrate 孵化器。现在他已创办(包括合创)过 7 家公司。

“做深度孵化必须提供创业者缺乏的资源,特别是对年轻创业者的经验指导。所以我们自己应该有创业成功的经验,才能给他们带来价值。” Zion 的合伙人及顾问团队就不乏这样经验丰富的创业导师,比如 Richard Li,曾运营 12 家公司,投资几十家硅谷和台湾的创业。

当问到近期硅谷中国孵化器的快速增长,Zion 相信是时机成熟了。早年华人在硅谷做工程师,后来有人创业,一些人创业成功开始做投资,早期投资常需要配合管理和资源服务,因此开始有一批华人做孵化器。Zion 提到,近期进入硅谷的中国资本,很多是财团和上市公司,他们进入硅谷第一想到的即是买楼,租办公空间,孵化的意味淡了,更像一种租金模式。下一步中国孵化器想在硅谷扎下跟来,需要的是自己做过企业的有 Execution 经验的投资人。

孵化器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即使最着名的 Y Combinator 也是 2008 年才开始运营。孵化器应该怎么干,赢利模式如何,很多人还在探索。综合来看,现在硅谷的中国孵化器主要有几种:

第一类是在硅谷成功创业转做投资的孵化器,如幼发拉底(2008 年 10 月)和北极光创投投资的 Innospring(2012 年 1 月),这类机构一般和国内外的学术机构如清华创业园、斯坦福大学等有合作,主要是利用资本和管理团队的行业经验在一些特定产品领域孵化创业者;

第二类是有官方(一些地方政府)参与其中,如河北省固安县政府和美国硅谷湾区委员会、华夏幸福基业成立的孵化器(2014 年 3 月),这类孵化器常常肩负为国内科技园招商引资和引进人才等任务。提到第一类孵化器,大量硅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有清华背景,密集的校友资源让清华拥有名副其实的大哥地位,另外北大和科大也有非常强大的校友络。简单的说,这里是清华和北大,科大人的天下。

2011年已经赢利,下一个目标?十亿美金级别的项目

不同于有些早期投资人会在新的几轮融资中变现一部分股份,Ufrate 并不急于快速退出,而是希望陪伴企业一直到上市或更远。在我担心 Ufrate 的退出和回报压力时,Zion 很轻松的告诉我,Ufrate 在 2011 年已实现赢利,现在 15 家孵化企业所占股份估值 1 亿美元,而 2014 年底或可达到 5 亿美元。其中的一个移动健康设备的企业从 20 万的估值已经孵化到 2000 万估值,而另一个智能电商的项目,刚融到 250 万美元的 A 轮。

虽然财务上已经开始看到回报,Zion 最希望的,还是能够成功孵化一到两个十亿美元级别的项目。最令 Zion 有信心的,则是一个治疗糖尿病的项目,此项目已经治愈 40 多个糖尿病人。下一步将征集 100 个成功临床案例并开始推广到中国。考虑到中国糖尿病人的比列,Zion 的乐观不难理解。

孵化什么样的项目,找什么样的人?

由于近期大量的成功案例,Ufrate 经常接到各类创业项目和创业者的来信。什么样的项目能够吸引 Zion 的兴趣呢?

“我们投资四个方向:移动互联、移动健康、油气大数据应用和医疗健康。” Zion 对投资的产品领域凯西我们尽可能不让利拉德拿球但很难防住所有方面描述非常确切,而且孵化器的每一个项目确实也都是沿着这个投资策略聚合的。

提到创业者,Zion 喜欢有很强技术背景和执行力的团队,特别是 CEO,要有很强的驱动力。当问到怎样辨别好的 CEO,他笑着说:我是一个浙江人,用我们那里的话,就是”灵不灵光“,灵光的人我一眼就可以感觉到。有时,如果一个人驱动力很强也很“灵光”,即使没有任何经验 Zion 也愿意投资。比如他孵化的一家做留学生租房平台的项目,创始人就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女生,找到 Zion 时她破釜沉舟的勇气和闯劲打动了 Zion。当然,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偏好技术型创业团队,比如他投资的一个类似菜鸟物流系统,做全球极速物流,就是中科大和清华团队。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实现一阶段目标:美国国内任意两点在 2 4 小时内送达,而第二阶段目标,则是通过物流系统优化实现全球任意两点的 24 小时送达。

“我还是希望多扶持华人项目,华人的企业在硅谷很难做大,杨致远算做的最好的一批了。华人要多出几个 billion dollar(十亿美元)的明星项目,才会真的提高在硅谷的地位”。Zion 的这句话,让我想到最早来到硅谷创业的开拓者当年的勇气和无奈,以及他们中佼佼者创立投资基金和孵化器扶持年轻人的愿望。

图:Ufrate 孵化器的合作伙伴 Ninebot 智能代步车,2013 年光棍节在京东发售 2 万多台。该公司现在正在研制国防等特殊用途的代步车。

123

猜你喜欢